用户名/通行证: 密 码: 记录cookie    注册   取回密码 

玄幻魔法 | 武侠修真 | 都市言情 | 历史军事 | 侦探推理 | 网游动漫 | 科幻小说 | 恐怖灵异 | 散文诗词 | 青春校园
论坛首页 > 梦起散文 > 一棵成了精的树
发表新主题   回复主题
作者 标题
头像
关祯迪

加入日期:2018-04-21
经  验:30
积  分:30

发送消息 | 加为好友
查看资料 | 会 客 室
标题:一棵成了精的树
1# 







  其实它在那里还不到一百年,和别的树一样经历了雪雨风霜、看尽了星移斗转、感受了岁月无常。也不知为什么,却有人说它成了精。

       它曾经像所有的树一样拼命的汲取养分,曾经努力的想长成一棵参天大树或者变成一棵栋梁。它曾经被无数棵花草所羡慕,也曾沉醉于那些仰视的目光和来自八方的赞赏。
       它曾经因为够不到白云而忧伤,也曾因为抓不住流星而迷茫。多少次,被修剪的疼痛和羞辱萦绕在它灵魂的深处;多少次,挺过了似火骄阳的烤炽却又等来了猎猎西风的凌侮。
       它一直都是鸟儿们的避风港,白天给它们遮挡阴凉,晚上让它们铺被搭床,然而,却没有一只鸟儿记住它的模样。它一直都是家畜的好伙伴,它的脚下是它们的食堂,它的身体让它们蹭痒痒,然而,却么有一个小伙伴忍住把它弄脏。

       有时候,它很高兴与蓝天为伴、在大地上生长,它感谢那些伙伴为它清理身体、提供养料,它很享受那样的时光;但有时候,它也厌恶岁月的漫长,它厌恶那些伙伴带给它身体的创伤,厌恶那些鄙夷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 四季不断的轮回,年轮不断的增长,它一直在改变,也一直都没有变。改变的是记忆和外表,没变的是那个无奈的灵魂和那个坚毅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 也不知从何时起,它开始给人类书写日记。最远,只记得一个叫做文革的时期,一个满目沧桑的老者在树下忏悔:“我本是善良之辈,原以为死后能进天堂。可是,如今才明白自己罪孽深重,难得原谅。我只盼后人得到解脱,行善积德。不求造福一方,但愿少建业障!"后来它见证了那位老者被批斗而死的场景,就在他的脚下。那些凄厉的日记早已随风而逝。

       后来一个叫做改革开放的时期,一个富商在树下默默自语:“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?还不是留给外姓人?回想自己这几十年,大概是坑骗了太多的人,遭了报应,竟然没有人传宗接代。下辈子一定做个好人,本本分分的挣钱,安安生生的过日子,再也不干那些坑人骗人的买卖了!”很快,那些写满日记的树叶都化作了尘土。

       近来,它写了太多的关于一个九零后的日记。从那个孩子的出生,到他上学,再到他参加工作,娶妻生子... ...
       一天,孩子坐在树下拿出考试卷,上面写着一百分,孩子高兴的满脸笑容,自言自语道:“这下看谁还瞧不起我?哼!... ...”
       一天,那个少年躺在树下流泪:“小红,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。原谅我不能跟你在一起,等将来我有钱了,我会回来找你的。”他在树上刻下了一串誓言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 过了几年,那个英俊小伙回来了,被分配到了镇镇府工作,家里为他欢天喜地的宴请宾客。他喝醉了在树下吐:“再也不用看别人的白眼了,昔日里那些冰冷的目光都换成了点头哈腰的媚态,真他妈的痛快!... ...”

       小伙结婚了,娶了镇长家的千金。他又喝醉了,在树下吐:“我这是中了什么邪呀?为什么要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啊?小红,你在哪里?你现在过得好吗?... ...”
       镇长死了,小伙提拔为副镇长的申请被驳回了,这次他没喝酒,在树下蹲着抽烟,一根接一根的抽:“真是人走茶凉啊!眼看就要青云直上了,岳父怎么就突然死了?你就不能再等两年死吗?!... ...”

       小伙买了一辆新车,开到树下乘凉:“马无夜草不肥,人无外财不富。可拿了这些黑心钱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?我是不是应该像别人那样随波逐流,与其同流合污呢?... ...”
       后来小伙生儿子,高兴;遭人排挤,气愤;在人前强颜欢笑,郁闷... ...一片片写满日记的树叶飘散在时光的长河里。

       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让它愈发不明白,我只是一棵树而已,干嘛要纠结于名利和物质的生活里,干嘛要去理会那些猪狗驴羊的污言秽语和狗屁态度?
       其实,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怎么成精了,谁也说不清楚它到底成了什么精。本以为越活越明白的它,却渐渐迷失了方向,总感觉被一股巨大的漩涡所包围,它只能够深呼吸、深呼吸,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2018-04-21 16:56:16
  删除帖子 编辑帖子 引用回复
发表新主题   回复主题
快速回复
标题:
内容:
(按 Ctrl+Enter 直接提交)
广告服务 | 作者投稿 | 支付中心 | 友情连接 | 提交建议 | 冀ICP备15013554号